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 |
首页 > 科幻灵异 > 零号线人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一举一动

小说:零号线人 作者:沧浪长歌 字数:12711 更新时间:2018-07-11 10:09:32
1

  太可怕了,老虎这个人实在太可怕了。

  我觉得我并不是危言耸听,这分明就是老虎和野狗为我量身设计的一个局,等着我自己往里面跳。如果我是白的,那么试探结束,我才能真正的接触到他们核心的东西,但如果我是黑的,那么就立刻会原形毕露,甚至当场被野狗做掉。难怪野狗在发现跟着我们的货车之后,第一反应是拿枪指着我的脑袋。他早有准备了。

  他之所以不开车,是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看着我!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只要我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立刻做了我。

  想到这里,我手握方向盘的力量更重了,手心里的汗水让我的手在握着方向盘的时候有些打滑。我相信我的判断,那么如果一会儿孙局长他们进行收网的时候可怎么办?

  我做好了设想,如果孙局长他们收网,那么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被野狗做掉。但我并不怕死,我只怕我的死没有换来任何的价值,我在毒窝里面潜伏一年多的辛苦就算付诸东流了。

  只那么弹指一瞬的功夫,我的脑海里就闪现出无数的假设。说来也是,我和老虎并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野狗可是跟了他很多年,甚至卖了无数次命才换来他的信任,每次都是野狗亲自压货。而我只是略施小计获取了他短暂的信任,他凭什么把这么大的重担乃至于半壁身家平均压在我和野狗的身上?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车的货,全是见得光的。

  就算警方得到消息收网了,车里没有什么违法的东西,也没有办法定了野狗的罪,退一万步讲,老虎是一个很会算计的人,就算他算计不周的地方也有顾涛这个军师帮他出谋划策,早在这次的计划一开始,顾涛就已经给他做好了万全之策,就算我们这空车被查,野狗也能安然无恙的脱身。而我的下场就很惨了。

  要么就是行动失败,从此以后我也没有办法在他身边做卧底,就算我回去了,招来的恐怕也是杀身之祸。

  要么就是行动成功,我能够获得老虎的信任。但那却是用我们的行动计划做赌注的,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证明这真的是一辆空车。

  如果老虎真的是一头久经沙场,帷幄丛林的老虎,那他身边的顾涛就是一只狡诈的老狐狸。

  我想,这个时候孙局他们已经开始部署了抓捕计划。

  车正以飞快的速度前进着,我急促的呼吸声淹没在轰鸣的引擎声中,紧握方向盘的手已经出了汗开始打滑,旁边坐着的野狗用余光时不时瞟着我,突然道:“前面下高速,直走三十公里进山,有一个三角区,在那停车,有人接应。”

  我微微愣了一下神道:“野狗哥,我有点害怕。”

  “害怕?你也会害怕啊?”

  野狗用嘲讽的语调看着我,好像能看穿我的心思一样,道:“有什么可怕的?”

  “我总担心,会出事。”

  野狗笑吟吟道:“出事儿?到这时候了,你还跟我演戏吗?”

  “我不懂你的意思。”

  “到了地方你就懂了,奉劝你一句,现在最好别跟我耍滑头。”

  他下意识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仿佛在暗示我他手里有枪,如果我现在耍滑头的话,他随时可以一枪崩了我。刚才我还不能百分百的确定这是一辆空车,但现在我确信了,而促使我断定这个假设的原因就源自于野狗对我的态度。他现在非常自信我是一个条子,这次会引来警察,但他仍然让我继续执行老虎的任务,在前方和人进行接头活动,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如果他已经知道我是卧底了,那他为什么还要让我继续执行任务呢?那样不是等着被抓包抓现行吗?如果我是他的话,一定会让我找个荒山野岭的地方停车,然后原地做了我,躲进大山,逃之夭夭……可他偏没有这样做,这就说明我并非多虑,我现在要想的是,如何才能让孙局他们取消这次任务。

  我的身上并没有通讯设备,唯一的电子设备还是藏在汽车座椅下的追踪设备,这设备并不能让我给上级领导通风报信。况且野狗就坐在我旁边,想要通风报信就更艰难了,我相信,现在的我任何不经意间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里,如果我做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下一秒脑袋就要开花。

  可我要用什么样的方式传达信息呢?

  我只能把赌注全都压在定位追踪设备上了。

  我低头微瞟了一眼仪表盘,目前的车速是120km。

  开过货车的朋友可能知道,货车是烧柴油的,劲头非常大,但车速上了100之后发动机的噪音也特别大,上了120之后几乎就没有什么力气了。我慢慢的把车速降下来到100,行驶了大概一公里之后,又把车速给提升到了120.

  我用120km的速度继续行驶了一公里后,又不经意的把车速下降到100km。以此反复了五六次,因为我对油门把控的比较好的原因,野狗并没有注意到车速有很大变化。我的额角已经出了汗,我仕途用这样的方式来引起孙局长的注意,因为车上的定位追踪系统是可以显示出我的移动速度的。

  我迫切的希望孙局长能够注意到车速的几次变化,并且加以重视,知道我有事情找他。

  指挥部内。

  负责技术的同志向孙局长报告了一个消息。

  “局长,我们观察到一个细节。”

“什么细节?”

  “线人的定位系统刚才几次的移动速度有明显问题。”

  “嗯?什么问题?”

  “局长你看,在这段高速公路的前半段,线人一直都是以120km左右的车速匀速行驶,可在十分钟之前,车速缓缓下降到100左右,行驶了1公里左右之后车速又提升到了120km。”

  “这没有什么问题吧?也许是公路上车多减速了也不一定。”

  孙局长不假思索道。

  “局长,可是过了1公里左右,车速又降低到了100,行驶1公里之后,又加速回去了,周而复始有6次提速减速的现象出现。”

  得知这一消息,孙局长陷入了思考,一分钟后道:“线人可能是想要和我们联系,他一定有话要说。”

  孙局长是老江湖了,多年的办案经验让他对任何蛛丝马迹都有非常敏锐的判断。他道:“车上只有一个定位追踪,线人执行的任务非常特殊,没有办法当即和我们联系,但他是一个非常机敏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

  “那他是不是说自己已经暴露了?”

  旁边的一位行动组的领导问道。

  孙局长沉吟些许道:“不,他应该不是暴露。如果他暴露了,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停车,没有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引起我们的注意。他一定是想透露什么信息。”

  “那你觉得他要透露什么信息呢?”

  孙局长道:“一般来说,线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的紧急情况无非有两种,第一种是行动失败,自己的身份暴露遇到危险。但线人目前这样的行驶轨迹,并不像是行动暴露了,而且据悉车内只有一名成员,就算他暴露了,也有很大的把握渡过难关,不至于用这样的方式来引起我们的注意。”

  “那另一种情况呢?”

  行动组领导饶有兴致的问道。

  “另一种情况就是,情况有变,行动临时取消。”

  “什么?”

  行动组领导瞠目结舌:“行动要取消?”

  要知道,为了这样的计划,整个缉毒队忙活了近两年的时间,为了调查老虎,更是付出了无数的人力和财力,好不容易快要收网了,孙局长竟然因为我的几脚刹车要取消行动,这实在太荒唐了!

  “是的,行动取消。”

  “孙局长,我觉得这个情况有可能只是个巧合,我们为了这次行动可下了不少血本,你我当初都是立下军令状的,如果老虎的罪证我们还拿不到,可没有脸面对江东父老啊。”

  这位行动组的领导是一个办事心切的人,说的也的确是实情。

  孙局长也有些动摇自己的想法了,毕竟这一次的行动他等了太久,足足亲自筹划了有一年多,就连我当初也是他从警校的尖子生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一直安插在黄老狗身边的一根钉子。现在好不容易把老虎给吊出来了,他怎能甘心就此罢手呢?

  “你说的对,不排除是巧合,但我们现在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和线人沟通。”

  “可是他和毒贩坐在一辆车里,我们怎么和他沟通?”

  行动组的一名组员问道。

  “和他们距离最近的同志是谁?”

  技术立刻打开电脑查询定位,得知距离我身后五公里,有我们的同事跟着,开着一辆金杯车,没有得到命令只敢远远的跟着不敢上前。

  “加速,追!记得嘱咐注意安全。”

  孙局长道,“只要线人能够接触到我们的同志,就一定能够想办法传递消息了。”

  “是!”

  得到命令后,行动组立刻通知了执行任务的同志,面包车以140km的时速迅速追上了我的车,在身后远远的跟着。

  ……

  十分钟后,我的心情越发越不安了,我生怕刚才的几脚刹车并没能引起孙局长的注意,那样事情就麻烦了,正当我思考如何用另外一种方法来引起警方的注意的时候,后视镜中一辆高速行驶的金杯车进入了我的视线,并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行动开始之前,我们警方要用的所有车牌号我都记得滚瓜乱熟,看到车牌号上面的熟悉的数字我压在喉咙里的石头算是真正落了地。正如我猜测的那样,孙局长果然注意到了我这一行不同寻常的举动,派人跟上来了。

  跟上来归一方面,传递消息是另一方面。现在野狗就坐在我的旁边,我总不能摇下玻璃冲着后面大声喊行动取消吧?那样简直就是作死。

  第二十章:摩斯电码

  我一面故作镇定,“聚精会神”的驾驶着货车,另一面用手不经意间的拨动着转向灯杆。因为车速很快,引擎的轰鸣声死死的盖住转向灯发出的哒哒声。拨动一下转向灯,迅速再拨弄回来。

  一下、三下、两下、四下……

  我用自己的方式,向后方的同志传递着摩斯电码。

  ……

  后方的金杯车内。

  “头儿,线人的车要转向。”

  “不对,这是摩斯电码。”

  “快记下来!解码!”

  后方的车辆聚精会神的记录着我传递的信息,在第一时间就回馈给了指挥部,经过最快速度的解读,明白我要传递的消息是:“情况有变,空车,行动继续进行,向我开枪。”

  ……

  指挥部内。

  “什么?竟然是一辆空车?”

  行动组的副组长刚撂下电话,就立刻把这一情况反馈给了本次行动的总指挥孙局长,道:“局长,这小子疯了,竟然明知道是空车,还要让我们继续执行任务,并且……要我们向他开枪。”

  “空车?”孙局长也惊讶了下,但多年的经验早就让他练就了一种临危不乱的本事,他很快便稳定了情绪,继续主持大局道:“线人是想要演一出苦肉计,顺水推舟,移花接木。看来,他并没有完全取得老虎的信任,想要借着这次的机会彻底取得老虎的信任。”

  “可是如果要让老虎取得信任,大不了取消行动就好,又何苦上演这样的苦肉计呢?”

  副组长百般不解,实在想不通。

  “跟着线人一起行动的是老虎的心腹,这么多年一直都替老虎卖命,几乎可以说是老虎最信得过的人了。想要通过取消行动去让老虎信任线人并不现实,线人是想要以血的代逼着老虎相信他。而且……我觉得他很有可能想把这次的暴露,嫁祸给野狗。”

  孙局长巧妙的分析着场上的形式。

  “嫁祸?”

  副组长脑筋一转,立刻拍大腿道:“妙啊!可是……这可是枪子,子弹可不长眼睛,万一重伤了我们的同志,我们岂不是要功亏一篑了?”

  虽然副组长也认为这是一个妙计,但他还坚定的认为,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如果子弹偏离那么一公分,恐怕就能要了我的命。他不愿意让我们的同志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哪怕担负风险也不行。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相信线人这么做一定是考虑周全了,我们只能按照他的想法去执行。”

  孙局长坚定不移的眼神,似要把电脑屏幕上缓缓移动的坐标看穿,他的瞳孔中燃烧着怒火和不甘。本以为这次的行动已经万无一失,却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出了纰漏,这么多年,老虎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可没想到却在这里留了一手。着实把他摆了一道,甚至可以说,整个缉毒大队都被老虎给耍的团团转。

  对于他来讲,这是从业生涯里的耻辱,他觉得羞耻,但同样感觉自责。

  他也是抓人心切,没想到老虎在这里留了后手。如果在行动之前他多考虑那么一点,哪怕多问自己一句,老虎凭什么这么快的相信张垚,并且做好第二手准备,恐怕事情也不会到这样难以收场的地步。野狗肯定已经发现了端倪,现在他只能按照张垚说的做了。

  “行动,继续执行。但记住,不要抓人,只准开枪!就算放空枪也不要射击野狗,要射击线人,还有,找射击水平最高的人射击,禁止打要害部位,如果让我们的线人重伤,那他就给我卷铺盖滚蛋!”

  孙局长威严的话在整个指挥所内震荡着。

  ……

  金杯车内,六名行动组的同志立刻接到命令。

  每个人都瞠目结舌:“什么?不射击罪犯,打自己的线人?还……还不能给打坏了?”

  “乖乖哦,子弹哪里张眼睛,我哪能保证不打偏?”

  几个人得到这样的命令后心头压着一个巨大的石头。

  “少废话!执行命令!我们已经和三不管地区一代的警方沟通好,到时候会有他们的警力来增援你们,他们会在山坳处设卡拦截嫌疑车辆,那里的位置是最险峻的,同时也是犯罪分子最容易逃窜的。这次只准放人,不准真抓,戏给我演足了!”

  “那……能不能打腿?”行动组组员张山问道,要说枪法,整个行动组他算是最好的了,上学的时候射击成绩就是满分。

  “打了腿还怎么跑?”

  “那能不能打胳膊?”

  张山的额头渗出一层细汗,问道。

  “打了胳膊会留下后遗症,不行!”

  “领导,胳膊和腿是要害部位最少的地方,都不能打,要打哪里啊?”

  孙局长抢过通讯设备道:“打哪里还用我告诉你们?我只有一个命令,就是让人活着,能跑,不准留下后遗症,打哪里你们看着办,但如果把人给我打坏了,你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懂吗?”

  “是!”

  一听到局长亲自接线,车内的六个干警均正襟危坐,斩钉截铁的回应着。

  在警校接受教育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一个原则,能不开枪就不开枪,开枪要以制服为目的,而不能以伤害嫌疑人为目的。但多数移动打靶训练,他们都是去打人形靶子的大腿、脚踝和臀这三个主要部位的。因为这三个地方肉厚,要害部位不多,能够达到第一时间制服并防止犯罪嫌疑人逃窜的目的。但显然这次的任务并不能打这三个地方,因为开了枪之后还要让犯罪嫌疑人成功逃脱。

  腿、屁股、胳膊、脚,都不能打,这可愁坏了张山。

  人的身体就那么几个大物件,一下子半截子身子都不能打,那还剩下哪儿?脑袋?那更不可能了,只要一枪打到脑袋,就算这个人不死,那也是个终身植物人了。

  脖子?脖子上有颈椎,颈椎旁边就是颈动脉,颈动脉周围还有密集的神经和毛细血管,打了脖子的致命率和爆头几乎相当,那恐怕只能打人体的胸部和腹部了。

  细细一想,张山更是大汗淋漓!

  先说肚子,肚子上盘着肠子,最主要的是腹腔内还有各种各样的人体气管,肝胆、肾脏、脾脏……如果有一丝一毫的偏差,这个人就废了!

  再说胸口,胸口处有肺和心脏,打这里更加危险,几乎可以说,这是完全不能动的地方。如果说是近距离静止射击,他有八成的把握能够不伤及线人的性命,可这次线人和犯罪嫌疑人一直都是处于快速移动状态,这对他来说是一个艰巨的挑战。说实话,他并不担心孙局长所说的什么卷铺盖滚蛋之类的话,他更在意的不是自己的职业生涯,而是同志的性命!

  线人的命,此时此刻已经押宝在张山身上,几乎可以说除了张垚之外,本次行动压力最大的就是他了。行动的成功与否和线人是否生存,全都押宝在他千钧一发的瞄准之下。

  坐在指挥所内的孙局长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电脑屏,面前的茶杯已经凉透了,几次临时的紧急会议早就让他口干舌燥,嘴角干裂,可愣是没动一下面前的水杯。他的情绪十分紧张,他最担心张垚出现什么问题。

  张垚是他在警校精挑细选的尖子,不论心理素质还是平时的训练,成绩无不名列前茅,最关键的是张垚在看待贩毒分子这个事情上的和他有着惊人的一致的观点。那就是痛恨,咬牙切齿的痛恨,源自心底的痛恨。

  这样的尖子,放在警界日后定是大有一番作为的,年纪大了考虑的也就多了,他当初也是一个做事情不计后果,雷厉风行的一个人,可现在他却做事没那么果断了,在他的眼里,警局的这些年轻小伙子们都不是上下级这么简单,他把他们都当作是自己的孩子。几乎所有的任务,他都要亲自指挥,生怕这群孩子们出点什么差池,无法和孩子的家里人交代。

  哪个人,都是有血有肉,都是上有老,甚至结婚早的下面的孩子都快上小学了。这些小伙子们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们出了什么危险,那就意味着一个甚至两个家庭都会垮掉。

  他此时肩负的不单单是除暴安良,维护治安的社会责任,还有一种类似于父亲的担当。如果张垚这次行动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他是最大的责任人。

  他走了一下神,脑海里追忆起了十五年前的事……

  十五年前,他还是一名一线的干警,和现在的张垚一样,潜伏在毒窝做着最危险的侦查工作。

  在最紧要的关头,他和另外一名卧底的身份即将暴露,可另外一名卧底选择保全他,在关键时刻让他朝着自己开枪。他开了那一枪,中了枪的卧底当场昏迷,被来自各国的毒枭丢入公海。他的身份得以保全,那一刻也取得了毒枭的信任。

  这也为日后破获案件奠定基础,很快这一跨国的贩毒团伙在中国海域被警方逮捕,他荣立个人一等功,从此以后的仕途如日中天,慢慢随着年纪的增长告别一线,走上了升官的道路。

  但是他仍然忘不了那一夜,在公海上亲手杀死顾海泉的那一幕!

  就算那是身不由己,就算当初的老领导全部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甚至有些领导亲自出面开导,告诉他自古忠义难两全,如果你不这么做,最终的结果是两个人全死,任务彻底失败……

  道理他都懂,可他这么多年一直都很自责,甚至在多少个辗转的夜里反复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呢?

  他忘不掉那个风雨交加的公海,忘不掉那躺过顾海泉尸体的甲板,忘不了顾海泉那句向我开枪的毅然!

  此时此刻的张垚,和当年的老战友顾海泉多像啊?

  向我开枪。

  向我开枪。

  舍身取义,在这样的关头他顾忌的不是性命,而是任务!这才是一名优秀的缉毒队员所应具备的品质。

  他不经意间落下了两行老泪,泪水在他皱皱巴巴的老皮间纵横,粘在一层青黑的下巴上。

  十五年前的顾海泉。

  十五年后的张垚。

  你们都是缉毒队里优秀的同志,但我愿你能活下来。

  这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唯一的命令……

  只是这道命令,他没有办法通过任何途径传递给张垚了,或者说,张垚也没有绝对完成的把握。

  他闭上眼睛,躺在木质的办公椅上,面朝天花板深深的叹口气,用两只手使劲的搓着脸。

  

  第二十一章:并不轻松

  与此同时,执行任务的缉毒1组也并不轻松。张山深深的知道肩膀上的担子有多重。

  本次的行动临时变动很大,虽然孙局长早就知道这次任务恐怕会出现很多临时情况,早就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应对的法子,却还是百密一疏,万万没有料到老虎竟最后玩儿了个瞒天过海,人生就像是一场戏,这场戏还没有落幕,所有的演员都要陪着犯罪分子一起把这场戏演下去,谁的演技差,谁就要杀青。

  缉毒机关紧急联合了三不管地带周围的三个缉毒大队,加上自己本身的两个特别行动组,总共有五个缉毒组联合执行这次的任务。

  张山他们属于1组,2组已经在赶往雁荡山的路上,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够和其余三个小组汇合了。

  3组、4组、5组已经在第一时间在雁荡山的关口处设卡,等待2组的到来。他们在沿途设卡,形成一个包围圈,而1组就是过来收网的,等张垚和野狗的车辆到了包围圈里,1组在后面尾随,把包围圈唯一一个突破口“堵死”,这样车辆就插翅难飞了。

  孙局长作为本次的总指挥兼组长,下的排场可是大的很,五个组总共接近六十名队员,就为了抓这一辆车一个现行。

  副组长说,既然这辆车是空车,我们没有必要下这么大的筹码吧?

  孙局长却反其道而行之,道:“既然张垚要演戏,我们就把戏给他做足,人去的越多,证明我们越相信这是一辆有问题的车,日后张垚在老虎那边说话的话语权就越重。”

  副组长也是个聪明的人,但他深谙为官之道,就算早就知道了孙局长这么做的目的,做下属的也要明知故问,最大程度的让领导把他所设计的精妙之处亲口说出来。这样行动成功,功劳是领导的,领导也自然忘不掉他的鉴赏,行动失败,责任也是领导的,他也受不到什么处分。做一把手要面临的事情很多,要扛着的重担也很多,但想要把一个二把手做好,最核心的精髓就是一切听一把手的。这才是处世之道,为官之道。

  正如孙局长所预料的一样,野狗所选择的路线都在孙局长的老谋深算之中。他按照规定路线进入了包围圈,看到前方警笛大作,张垚一下子慌了神,而野狗却第一时间掏出手枪顶在了张垚的脑袋上,大声道:“说,条子是不是你引来的!?”

  ……

  我看到前方警笛大作,顿时故作惊慌,大声喊,野狗哥,前面有条子,怎么办!

  野狗第一时间掏出手枪,并且取消了保险,直接顶在我右侧的太阳穴上,铁皮的枪口顶的我生疼,“说,条子是不是你引来的!?”

  我也是一个天生的演员,早在下高速之前,我就预料到野狗看到条子之后会有这样的反映了,但是我丝毫不担心他现在会开枪。因为我对野狗的了解,他虽然是一个很容易冲动的人,但并不是一个毫无脑子的傻叉,就算我是卧底的身份已经摊牌,水落石出的摆在桌面上,他现在杀了我对他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就算我是卧底,我现在还是这辆车的驾驶员,货车失控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是非常清楚的,到最后没落在警方的手里,反而因为一起车祸丢了性命实在不划算。退一万步讲,如果他留我一条命,也可以在关键时刻把我当做人质来作为威胁警方最后的筹码。

  来换取自己的一线生机。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的车里并没有任何毒品,他并不担心这辆车被查,所以并没有杀了我的必要,恰恰相反,本来车里没有任何的问题,如果他杀了我,反而会立刻背上杀人的罪名而被警方通缉,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此时此刻,他手里这把枪反而最容易成为警方所盯上的目标,毕竟我国的法律,私藏枪支可是大罪!

  我的余光瞟了一眼野狗手里的枪,直觉告诉我,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把玩具枪,因为老虎既然打算试探我,这辆车里自然不可能放什么违禁的物品,唯一的违禁品自然就是野狗手里这把枪。如果他拿着一把真枪,就算车里没事儿,他也会摊上大事儿了!所以我的心情更加冷静,丝毫不担心自己会被野狗走火杀掉。

  “野狗哥,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怀疑我!咱们扔了车,快跑吧!”

  我此话一说出口,身后也顿时警笛声大做,金杯车的车顶上已经被放上了一个扩音喇叭,是1组的成员随后赶到了,扩音喇叭声中说:“前面的货车靠边,根据可靠情报,我们怀疑你们车内走私违禁物品,请停车接受检查,如果违抗,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后面威严的声音传来,我更是一脑门子汗。我大声的问野狗到底怎么办!同时脚下的油门踏板力度加了几分,车速也随时更快了。

  野狗说,继续往前开!

  我们继续靠近前方的关卡,前方一公里处已经设卡拦截,地上也放了一层阻车钉,如果我们强行过去,货车的轮胎肯定都要报废。

  “我在最后问你一遍,条子是不是你引来的!”

  “你他妈要是不信,就现在一枪崩了我!我还嫌晦气,第一次就他妈的摊上这样的事儿!老虎坑我,老虎坑我!”

  我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声音中充满愤怒和不甘,一刹那野狗也失了神,我现在的反映让他也有些狐疑了。

  再过五百米,就是关卡了,我自然不能够这样冲过去,我看到附近有一个林子,顿时对着野狗喊,“我在前面停车,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跳,往右面的林子里跑!”

  “啊?”

  野狗愣住了,他没想到我竟然想在这么多警察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身后的警笛声更加刺耳,喇叭里也传来最后的警报声,前面的缉毒队单膝跪地站成一排,左手持有防暴盾牌,右手握枪对准我们的货车。

  “在不停车,我们就要开枪了!”

  “射击!”

  窗外,传来密密麻麻的枪声,汽车顿时发出几声剧烈的响动,一下子沉了一截,我知道是轮胎爆了。

  野狗也万万没有想到警方竟然玩儿真的,他的本意是停车接受检查,然后发现车里并没有任何违禁物品平安离开,回去之后再向老虎检举我的罪行,然后把我解决掉,可现在事情的进度显然已经出乎他的意料了。俗话说得好,是耗子就得怕猫,面对这么多严阵以待的警察,密密麻麻的枪子,野狗一下子也怕了,甚至一瞬间都忘了这车里没有违禁物品的事儿,他现在的念头也想跑。

  “停车!接受检查!”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

  我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在车里朝着野狗大喊:“3!2!1!跳!”

  我们俩几乎在同时打开车门,一瞬间跳下了车。

  这些警察立刻将枪口的准心从汽车轮胎上转移到我们两个人的身上。

  “不要试图逃跑反抗,否则只有死路一条,请接受检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双手抱头!不准动!”

  警方的大喇叭也歇斯底里的呐喊着,我们两个却转身朝着树林子里跑去。

  2、3、4、5组的缉毒队员,纷纷拿枪对准天空放空枪,每一声枪响都仿佛打在人心深处,我和野狗有一种刀尖上舔血的感觉。

  3、4、5组的缉毒队员只是协助,真正的抓捕任务还是要落在孙局长麾下的1组和2组的身上,其余三组变换队形开始掩护,1组立刻下车朝着我们追过来,2组也从前方包抄过来,我们却选择从没有警力围捕的侧翼突破。

  后面传来张山气喘吁吁的声音,“如果你们再试图逃跑,我就要开枪了!”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我们两个哪顾得上他的话?仍然是马不停蹄的往林子里面跑,树林茂密的大树能够给我们带来很好的掩护,缉毒队已经没有了耐性,纷纷朝着我们的方向涉及,飞溅的树皮打在我和野狗的身上火辣辣的疼,越是这样,我们就越是往前跑。

  张山是认得我的,哪怕他之前没有见过我的样子,但他知道野狗的样子。除了野狗之外的另外一个人就是我,我是线人,他的任务并不是逮捕我们两个,而是向我开枪。

  他拿起枪,换了一个新的弹夹,有节奏和规律的冲着天空放了几枪,我当机意识到这是摩斯电码。

  他传达来的意思是:“做好准备!”

  我立刻放缓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并且用手指着我的腹部,用石头在腹部迅速画好一个圆圈。目的就是告诉他,一会儿开枪朝着这里打,这里能够避开我所有的器官和肠道。

  他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又一边跑,一边指了指正在逃窜当中的野狗。

  他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我这是想来一次舍身取义,以救下野狗的名义中这一枪!

  

  第二十二章:向我开枪

  我立刻追上野狗,张山也最大限度的和我保持着距离,山林的路并不好走,所以我们每个人的移动速度都不快。

  ……

  张山攥着枪的手微微颤抖,不得以才用左手加以辅佐,把枪端的更稳。

  如果他面对的是犯罪分子,他将毫不犹豫的开下这一枪,可他面对的是张垚,是警方的线人,他迟迟不敢下手,死死的瞄准着我腹部的部位,我的后背上也同样画了一个圆圈,这个圆圈就是他瞄准的靶心。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因为这个位置距离肾脏很近,如果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恐怕都要摘除张垚一个肾,这对他的人生影响是巨大的!他不容许自己有这样的差池!

  ……

  我迅速又确认了一遍附近的队形,而后直接扑向野狗,并且大声说了一句:“快趴下,小心!”

  “砰!”

  与此同时,一声巨大的枪响传来。

  张山的双手仍然保持着开枪的动作。

  野狗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就听警方大声的呼喊着:“犯罪嫌疑人中枪了!快上!”

  我扑通一下倒在地上,倒在野狗的大腿旁边。野狗这才意识到我中了枪,而且看我的姿势,这一枪是替野狗挡下的!

  “快……走!”

  我咬着牙缝,血水从我的后腰处不断的往下留着。

  “张……张垚!”

  “赶紧……走!”

  “兄弟!你他妈怎么了!”

  野狗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这一刻他的世界里早就已经没有了卧底这样的字眼,或者说,就在我中枪的这一瞬间,他就已经把我当成了自己人,选择彻底相信我。他相信,如果不是我,这一枪一定会打在他的身上。

  我看着距离越来越近警方,朝着野狗拼命嘶吼着让他走。

  警方见我中枪,并没有选择奔跑,而是把枪口对准我们缓缓前进。因为他们知道这次的任务就是为了让我们逃跑,我现在已经中枪,他们必须要留给我逃跑的时间。

  我也感受了一下枪口,中枪的那一瞬间是火辣辣的疼,我甚至感觉我的整个腹腔都要爆炸了一样。但好在,张山的枪法并没有让我失望,不愧是孙局长看好的神枪手,他准确的打在了我无关紧要的部位,这个位置并不会伤到性命,但出血量却是大的惊人,足以唬住野狗了。

  “你赶紧走,不要让……他们抓到。”

  “你起来,我们一起走!”

  野狗伸出手,力气很大,直接把我从地上拽起来。

  我说,“我会拖累你的。”

  “少他妈跟我扯这个,就算被抓,老子也陪你!”

  野狗直接把我的右手搭在肩膀上,快步的往前走着。

  “还撑得住吗?”

  “嗯。”

  我回应了一声。

  身后的警察要继续前进,张山却高举左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所有人的行动立刻停了下来,紧接着又做了一个放空枪的手势,身后的警察撒了欢的射击,但打的都是大树和草木,并不会伤害到我们两个人,但作为当事人的野狗却觉得十分惊心动魄,就连我也有一种从枪林弹雨中行走的感觉。

  身后的枪响越来越远,我们左拐右进的绕了个弯,才把这些条子给“甩开”。我们从另外一个放下下了山,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一会儿会搜山,但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非常安全了。

  其实按照常理,想甩掉警察谈何容易?如果不是我跟孙局长通过气让他们放水,就算野狗有十条命都会搭在里面了。说白了还是那句话,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现在想必不需要我多说什么,老虎也不会怀疑我了,就算老虎怀疑我,野狗也会第一个跳出来不干。身份暴露的事情我已经不用担心了,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我的伤口。这个位置虽然不会致命,但架不住失血过多,如果两个小时之内我还得不到有效的救治,就算华佗再世我也无力回天了。但是这里前不着村后补着店的,我又能上哪里找医生呢?

  我坐在地上,问野狗有烟么?

  野狗掏出半包中华烟,放进我的嘴里,给我点上。我染满鲜血的手夹住烟嘴,烟嘴上全都染上了血迹,猛吸一口道:“你别管我了,我已经走不动了。过一会条子就会过来了,你放心,就算他们抓到我,我也不会供出你们的。”

  “你放屁!”

  野狗怒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我野狗虽是混子,但这辈子最讲究的就是情义二字。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救了我一条命,我欠你一条命,我带着你离开,也是天经地义。”

  我苦笑一声,猛吸一口烟道:“你看我现在的样子。”

  随后,我用手指了指我的腰部,正淙淙的往外流着血,现在我的脸上已经没有什么血色了,而且血的流速也比之前慢了很多:“我撑不了多久了。等到去医院,我血都流干了。”

  野狗不说话。

  “落在警察手里,也比死在荒郊野外的强,他们有救护车,有医疗设施,至少能让我活下来……如果你担心我供出你,你就杀了我吧。”

  “少放屁!我也能救你!”

  野狗立刻掏出手机,这部手机是特制的,在任何地方都有信号。

  我知道,他在给老虎打电话。

  他简明扼要的把事情说明,并且强调了一句:“张垚没有问题,鬼不是他,现在他的情况危险,急需治疗。”

  电话那头老虎沉默了半响,似乎在做很激烈的思想斗争,隐隐约约说了一句:“你们跑什么?我不是告诉你车里没东西了吗?”

  野狗道:“没有时间解释了,雁荡山这边,我们需要接应,直接定位我的手机就行。”

  “你们撑20分钟,我这就派人过去。”

  随后老虎便挂断了电话。

  我说:“什么情况了?”

  野狗回答:“我跟虎哥通了电话,十五分钟后就有人来接应我们了,你现在还能不能走了?我们在离远点,不然条子会找到我们的。”

  我艰难的站起来跟着他继续前行了一段,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坐下,道:“这附近,有我们的人?”

  “废话,雁荡山这一块,是咱们的老家,虎哥当年就是在这发家的。”

  我说:“是吗?不过这里也挺好,三不管地带。”

  “哎,当初虎哥的货全都囤在这里,岂止是云广两省,就连公海那边的生意我们也有。”

  我惊讶道:“什么?虎哥的生意当初做的那么大?”

  如果放在平时,野狗必然不会跟我说这么多的内幕消息,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已经充分的取得了他的信任,他对我几乎没有什么防备了。

  “嗨,虎哥风光的那会,盘子可比现在大多了。这几年查的越来越严,折进去不少场子,不敢再弄的那么大了。”

  我点点头道,“那之前在国际上的场子,是怎么折进去的呢?”

  “说起来具体的内幕我也不懂,因为那时候我还没有认识虎哥。虎哥当初一直在国际上弄这东西,赚了不少钱,估计得有十五年前了。听说是条子在一个头目的队伍里安排了卧底,但这个卧底最后被人给解决掉了。可是不久之后,那几个国际上的大毒枭全都在中国海域被抓了,有人当时知会了虎哥一声,虎哥并没有参加他们的聚会,所以并没有搀和其中,这才捡回来一条命。”

  “是谁知会的??”

  野狗白了我一眼道,“就许条子能在我们这里安插卧底,他们的内部,就不能有我们的人吗?”

  对于野狗的这个回答,我感到十分的惊诧。

  我们的内部,也有他们的间谍吗?

  这个答案,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十五年前,那时候我的年龄还是个位数,估计还在上小学,对于十五年前发生的案子,我一概不知。根据我这些年来翻阅的卷宗,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我们的警方的确在全国的范围内破获了无数起重大的贩毒、走私案件。而野狗说的公海,我却没有任何的印象。而且当初的案子,也不一定是我们这里的前辈经受的,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不会相信我们的内部有内鬼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我们所隐藏的地方附近就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紧接着,传来了一声声布谷鸟的叫声,野狗道:“我们的人来了。”

  我知道,布谷鸟的叫声一定是他们用来传递信息的方式之一,就好比我们警方的摩斯电码一样。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零号线人》 5 阅读币/千字
  • 第十九章:一举一动

    12711 字/ 阅读币 (折后)

    余额不足
  • 还有 章可订阅 约 阅读币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余额不足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零号线人》 5 阅读币/千字
您的账户中余额不足,是否充值后再来支持作者?: 去充值>>
如果已完成充值: 请点此加载

本章价格: 阅读币 (折后)
还有 章可购买 约 阅读币(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零号线人》读者互动
  • 推荐投票

  • 打赏

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投推荐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荐票 0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写的真棒,打赏支持一下。 可用打赏金额 阅读币(赠币不可用于打赏)
确认投票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有伴小说网 登录免费注册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无需注册,即可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