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亲爱的书友, |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天道炼心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拂袖归山

小说:天道炼心 作者:李郎憔悴 字数:5782 更新时间:2020-04-27 15:22:41
0

  李瑟送罢杨盈云,回到京师。这时已是仁宗朱高炽改年号为后的洪熙元年,开始了他一系列的改革。朱高炽赦免了建文帝的旧臣和永乐朝时遭连坐流放边境的官员家属,并允许他们返回原处;又平反冤狱,使得许多冤案得以昭雪,如建文朝忠臣方孝儒的冤案,永乐朝解缙的冤案都在这个时侯得到平反。

  李瑟回到家中,找到解缙,道:“解先生,大喜啊!您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恢复身分了。皇上一直以为你死了呢!他受您大恩,这下您再入朝中,当可重振雄风了。”

  解缙道:“我是角先生,请不要叫错了。已死之人,岂能再活?后世史书如何写?当今皇上如何做?难道赦免我的欺君之罪?再说,官场上的事情,我已经看透了,年老之人,还是享些清福吧!”

  李瑟见说服不了他,只好任他去了。

  朱高炽又选用贤臣,削汰冗官,任命杨荣、杨士奇、杨博三人(史称三杨)辅政。废除了古代的宫刑,处处以唐太宗为楷模,修明纲纪,爱民如子。他下令减免赋税,对于受灾的地区无偿给以赐济,开放一些山泽,供农民渔猎,对于流民一改往常的刑罚,采取妥善安置的做法,这一切都使得百姓得到了充分的休养生息,生产力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明朝进入了一个稳定、强盛的时期。

  李瑟看在眼里,不禁为当初的眼光感动欣慰。杨荣与杨士奇,擢升为了尚书,朝中大臣说李瑟功劳也很大,也请皇上升他的官。

  李瑟原来是大理寺少卿,四品官,朱高炽刚即位时擢升三级,已经是从一品官了,若要再升,就是三公(太师、太傅、太保)之一,为明朝中央最高级官职正一品了。

  可是杨荣与杨士奇二人却反对李瑟升官,此时,又有一些官员说李瑟在汉王反叛的时侯,放走了很多的叛贼,其中魔教的头子张玄机和李瑟关系密切,请皇上详查,治李瑟的罪。

  李瑟大惊,回到家中闷闷不乐。

  角先生对李瑟道:“杨荣与杨士奇是为你好,难道你不知道吗?”

  李瑟道:“此话怎么说?”

  角先生道:“功高震主,你知道下场吗?”

  李瑟这才恍然大悟。

  第二天,朱高炽在朝廷上斥责了要求查办李瑟的大臣,并升李瑟为太师,道:“昔日你师叔辅佐父皇,今日希望你也能如你师叔一样,为朕分忧。”

  李瑟大惊,誓死不受,头磕出血来,也不想就位。

  杨士奇出来解围,笑道:“陛下,李少师所求的不是官职,他是想要别的。”

  朱高炽大笑道:“好,那我就把我小妹妹赐婚于你,这下你满意了吧?”

  李瑟这才谢恩。

  公主朱无双下嫁李瑟,风光满京城。

  这次婚礼,轰动了北京城。朱高炽为了报答李瑟和朱无双的护驾之功,超过公主下嫁的规矩,另外特别赏赐了很多的礼品。

  明朝规矩,公主下嫁后,咐马就不能做官了,做官了的也得辞职,朱高炽特别下旨允许李瑟可以不必辞官。

  李瑟度过了豪华风光的新婚之夜后,第二日,下人说角先生请求在他的书房见面,有要事请教。

  李瑟来到书房,见角先生已经走了,只留下一幅墨迹还没有干的文章。

  角先生写道:“古今以来,豪杰之士不少,其知机者几何人哉?吾于汉独得张子房焉。子房事载于史册,不必赘论,盍相与论其几乎。夫汉祖之臣,莫逾三杰,而子房又三杰之杰者也;项羽杰于高祖,而为高祖所灭,子房之谋也,是子房非特三杰之杰,并杰于高祖、项羽矣。且高祖为是三杰之目者,忌之之萌也,子房知之,萧何、韩信不知也,故卒受下狱之辱、夷族之祸;子房晏然无恙,夫祸不在于祸之日,而在于目三杰之时。天下未定,子房出奇无穷;天下既定,子房退而如愚,受封择小县,偶语不先发,其知几为何如哉?诚所谓大丈夫也矣。”

  李瑟绕屋盘旋良久,续道:“吾于宋得一个焉,曰陈图南。五代之乱,古所未有,不有黄雄起而定之,则乱何时而已乎?图南窥见其几,有志大事,往来关、洛,岂是浪游?及闻赵祖登基,坠驴大笑,故有‘属猪人已着黄袍,之句,就已字观之,盖可见矣。既而拂袖归山,白云高卧,野花啼鸟,一般,远引高腾,不见痕迹,所谓寓大巧于至拙,藏大智于极度愚,天下后世,知其为神仙而已矣!孰知其为隐者而已矣!孰得而窥其安奥?方之子房,有过无不及。人亦有言,英雄回首即神仙,岂不信欤!”

  李瑟掷笔上朝,坚决请辞官职,朱高炽本来是希望李瑟能够为他分忧的。李瑟道:“陛下,臣在朝在野,陛下但有所唤,无不应命,何必坏了祖宗规矩呢?”

  朱高炽再三挽留,见李瑟辞意已决,才勉强答应。

  李瑟仿佛觉得出了一口长气,倍感轻松,他轿也不坐,悄悄一个人走出京城。

  街上百姓议论纷纷,都是关于他和公主的风光大婚之事。

  李瑟听了,心中也觉荣耀,可是一些市井小民却说起他的下流段子,说他是淫贼出身,否则如何能如此风光。

  李瑟听到这里,有些郁闷,虽然他悄悄的散了许多的钱财救治那些穷苦的百姓,但是这些百姓都不知道,而他们热衷讨论的都是关于他的韵事。

  李瑟如鱼入水,自由自在的感觉没有了,便回到家里。

  角先生正在客厅,见他回来,迎上前去,道:“你做的好,你的官升的太快了,早惹人注目了,现在辞的好。”

  李瑟道:“我知道,太子朱瞻基年少有为,是个人物,他那么出色,我和他不熟悉,他难免会忌讳我,我若是不检点,就会坏在他的手上,伴君如伴虎,这个我还是懂得的。”

  角先生点头称是,李瑟又聊起百姓说他是淫贼,他的韵事的事情。

  角先生叹道:“世人都以道德为准绳,禁锢人性,我自以为当世大儒,却沦落到改名换姓的地步,愧对列祖列宗,你是淫贼,我是淫物,我们同病相怜啊!”

  李瑟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要叫角先生,这是淫具的称呼,他原来是自嘲。

  李瑟道:“今天我见到皇上,看他脸色红光满面,可是过犹不及,这不大好啊!他可真是个明君啊!以前当太子的时侯,就千方百计实行仁政,现在当皇帝没几个月,就做得这么出色。”

  角先生道:“是啊!他崇尚儒学,褒奖忠孝,还在京城思善门外建弘文馆,常与儒臣终日谈论经史。他还善于纳谏,给杨士奇等人一枚小印,鼓励他们进谏,现在朝政非常清明,朝臣可以各抒己见,皇帝可以择善而行。先帝虽然要杀我,但说句道话,他其实也算是个好皇帝了,但是和当今比,差的远了。”

  李瑟道:“嗯,皇上在后宫之中也不恋女色,除皇后张氏之外,就谭妃一人,千古帝王,有几人能如此?”

  角先生道:“是啊!可惜这样的皇帝命不久矣,幸好太子也很出色,否则我当初就不会奋力为太子说好话了。”

  李瑟大惊,道:“先生何出此言?”

  角先生道:“你不必多疑,这是楚姑娘告诉我的,我岂会能知人生死?”

  李瑟道:“我果然没有看错,看来还是要早脱身为好。太子不逊色皇上,他又不需要我们,我们也可以放心的去了。”

  李瑟意识到眼前的形势,首先便要说服众女,否则她们贪恋眼前风光,不与他配合,那就不好办了。

  古香君听了李瑟的分析,道:“难怪杨姐姐和我说什么‘鸟尽弓藏’,看来一个人的风光是有限的啊!不能永远风光,勉强不来。”

  古香君既然被说通了,其余众女也都同意了。李瑟便开始筹划,他把盐帮交给了梁弓长管理,这是全天下人都嘱目的行业,李瑟嘱咐梁弓长要好好经营,多做善事,不要总想着赚钱。

  回春堂的生意李瑟慢慢减小店铺,只留下几个大的,因为可以救治百姓,所以李瑟表面上是卖给别人,但是却暗中操作。

  至于六大门派,江湖既然没有能威胁他们的敌人,也用不着李瑟了。虽然失去了李瑟这个大靠山,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李瑟一切打点好之后,便上书请去西北治理流民。西北流民泛滥,朱高炽虽然有许多优惠的政策,但是仍有不少流民闹事。

  杨士奇等重臣为李瑟说话,朱高炽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批准了。

  流民其实说白了,就是大规模的失业群体,当然,在明朝时期,流民主要是因为天灾而失去田地,又缺乏必要的社会保障,没饭吃,没人管,只是想讨条活路的老百姓,他们没饭吃,自然要造反了。

  中国的老百姓相当的勤劳,忍耐力极强,而且胆小怕事,虽然不时会流露出自私和狡猾,但是他们畏惧政府、畏惧反抗、畏惧暴力,能够让他们拿起武器的,就只有死路的威胁。

  明代的流民现象,主要是因为明朝土地高度兼并,和明朝所谓“户籍制度”造成的。

  明朝初期实行“户贴制度”,以后改为“黄册制度”,把户口簿作为征派摇役和纳税的重要依据。明朝政府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烦布了不准农民离乡的禁令,便于管理。因为农民依靠土地赖以生存,所以倒还安居乐业。

  但是因为皇庄的泛滥,是很多农民失去了土地,造成了许多的流民。皇庄是由皇室直接管辖的田庄,是有历史传统的,西汉时侯有“苑”,唐、五代时侯有“宫庄”,宋代有“御庄”等等。

  明代的第一个皇庄是在水乐初年,现在仁宗时侯有仁寿宫庄、清宁宫庄、未央宫庄等,不过在当时还是王室拥有的少数宫庄,但是就是如此,也造成了不少流民的产生。

  李瑟带领众女西下,他有大批钱财,在西北广阔的土地上,资助那些流民开垦土地,那里土地广阔。各地的流民知道此事,都乞讨来到这里,就这样,李瑟开创了一个自由自在的另一片天地。

  过了几个月,碧宁和冷如雪各产下一个婴儿。碧宁先生的孩子,是一个丫头,李瑟忽然有了后代,高兴的不知所措,那感觉没有孩子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众女看他那么高兴,虽然有些嫉妒二女,但也很高兴。众女请李瑟为孩子取名字,李瑟道:“就唤李宁儿吧!”

  及后冷如雪生下一个男孩,李瑟道:“安宁,安宁,就叫李安吧!”

  李府喜气洋洋的当口,却忽然传来皇帝驾崩的消息,李瑟等人虽然早有预料,但仍不免一番感慨。

  朱高炽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一位好皇帝,对科举制度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当时由于南方人聪明而且刻苦,进士之中多为南方人,但北方人天性纯朴、忠贞,也是皇家不可或缺的支柱,但北方人文采出众的较少,为了保证北方人可以考中进士,朱高炽规定了取中比例“南六十、北四十”,这一制度一直被沿用至清朝。

  公元一四二五年五月二十九日,朱高炽由于心脏病突发碎死于宫内钦安殿,死后被溢为孝昭皇帝,庙号仁宗。

  有人曾提出仁宗在位不到一年,因此对于他的贡献提出了质疑,但是殊不知成祖在位期间有大部分时间都在北征,朝中的政务一直是交给朱高炽来掌管,因此他有充分的时间来推行自己的政策,为自己即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如果加上这段时间,朱高炽对明朝做出的贡献就毋庸置疑了,明仁宗朱高炽一代仁君的称号当之无愧。

  再说杨盈云和李瑟分别后,远远望着他消失的背影,面露微笑,可是李瑟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了,杨盈云忽觉怅然若失。她一下子坐在溪边的岩石上,心潮起伏,许多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杨盈云喃喃道:“他哭了……男子的眼泪不轻易流,可是因为如此才珍贵啊!他为我流泪了,可是我从来没有流泪过。他说人生有许多的体验我没有经历过,不算一个完整的人生,是啊!我从来没有为谁流泪,这是幸还是不幸?”

  杨盈云痴痴地想:“他说只有有了孩子,男人才能称为男人,女人才能是女人。我什么都没有,难道不是女人吗?是啊!我不是女人……”

  杨盈云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身体嘎崩一声,吓了一跳,这才清醒了。

  杨盈云醒悟过来,盯着她的身体,忽然泪流满面,道:“我又是女人啦!”

  杨盈云陷入到极大的迷茫当中,她千思万想,不能明了,便在附近的山中找到一个山洞,静修起来。

  某一天一个夜晚,杨盈云浑身颤动,睁开闭了几个月的眼睛,嘴角挂着微笑,道:“我知道一些感受了,真是奇妙啊!”

  杨盈云站起,喃喃道:“我终于可以回山了。”

  杨盈云刚踏上通往隐湖的台阶,便听见梵钟响起。

  在隐湖小筑的山门前,一个慈眉善目的女道人侯在那里。

  杨盈云走到跟前,跪下道:“多谢师父在门前迎接。”

  流云大师道:“你知道我为何迎你?”

  杨盈云笑得宛如婴儿般天真甜美,道:“师父因为不知道我是进还是退,若是退了,何必再进山门?”

  流云大师道:“那你是进是退?”

  杨盈云道:“其实这个困扰千年的问题,都是庸人自扰。人就是神仙啊!如果一个人能够用心体验完整的人生,豁达开明,不以为别人比自己微小或者庞大,不以世俗的道德要求别人,人人平等,尊重生命,那就是神仙般的境界啊!”

  杨盈云跪下,磕了一个头,道:“师父,我要去和他生个孩子,我想要一个我的……我的孩子啊!”

  杨盈云欢快地奔下山,她张开双臂,投入到爱的广阔的天地中,像是一只快乐的鸟儿,在自由的天空中翱翔。

  流云大师在槛边上,看着杨盈云消失在视野中,忽然哑然失笑,轻声道:“我明白啦!”

  川日时的往事在她脑中流转,一个小婴儿,似乎看着她微笑,流云大师也笑了,心中满是母爱。

  梵钟响起,有人喊道:“快来人啊!师父仙去啦!”

  仁宗皇帝死后,汉王朱高煦父子起兵造反,太子朱瞻基即位,号宣宗皇帝,他御驾亲征。

  张玄机等魔教之人,晓得若是再出江湖,李瑟等人也不会袖手,再说和李瑟也有约定,便没有出山帮助汉王。汉王朱高煦兵少势微,被擒拿入京,宣宗皇帝废他为庶人,囚禁在西安门内,汉王夫妇,饮食供奉仍旧是王爷的待遇,住所被称为逍遥城。

  汉王被禁数年,宁王上书,请赦汉王父子一家,朱瞻基没有答应,汉王大为怨恨,宣宗朱瞻基亲往察视的时侯,见汉王坐在地上,便斥责了几句。

  朱瞻基转身想要回宫的时侯,汉王竟然伸出一脚,把宣宗勾倒地上。宣宗大怒,站起来后,命令大力士抬来铜缸,覆压在汉王身上。缸重三百余斤,汉王用力挣扎,铜缸竟然移动起来。宣宗急忙命人烧炭熏缸,过了一会儿,炭炽铜熔,汉王纵横一世,最后竟然如此惨死。

  宣宗登基许多年之后,杨荣和杨士奇被委派去陕西赐灾,大队人马在一处荒山野岭处,忽然下起了大雨,道路泥泞,寸步难行,眼看天色渐黑,离前面的骚站又很远,众人都很焦急,这时偏偏又迷路了。

  在大雨中,众人正感难受时,忽然看见远方有,大队人马来到跟前,原来是一个山庄。

  山庄主人非常好客,安排众人住下,好吃好喝,众人大喜。杨荣、杨士奇过意不去,请求拜见主人。

  仆人把二人带到客厅,只见客厅中的陈设都是世间罕见的,二人见多识广,又有许多都没见过,二人都有些惊讶,等到主人出来,风采卓越,三人相视大笑,杨荣道:“原来是咐马爷,难怪招待我们这么周到。”

  三人坐下喝酒聊天,李瑟盼咐下人进内室请楚夫人剪一个月亮。下人一会儿拿来一个纸剪的月亮,把它贴到屋里东墙之上,过了一会儿,纸月亮上就有奇异的光自行发出,清清楚楚地照亮全室,连脸上细小的毫毛都能分辨出来,杨荣和杨士奇惊叹不已,猜测不出怎么回事。

  三人聊天的时侯,跑出一个男孩和女孩,互相打闹,几个美妇出来把孩子拉走了,其中有杨荣和杨士奇认识的王宝儿。

  等天亮时将要离去,杨士奇问起公主的情况,也好回去和皇帝禀告。李瑟微笑不语,只是吩咐了下人几句,一会儿,公主怀里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孩子出来了。

  见过礼后,公主就出去了。三人一直谈天到天亮,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走到半路,杨士奇忽然想起一个事情,便带人回来,可是再看那山庄所在地,全是险峻的悬崖,哪里还能盖得了山庄呢!

  ~《仙道炼心》全书完~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天道炼心》 5 阅读币/千字
  • 第十章 拂袖归山

    5782 字/ 阅读币 (折后)

    余额不足
  • 还有 章可订阅 约 阅读币

    (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余额不足
  • 当您阅读到本书付费章节时
    将直接购买不再提示

    开启自动订阅
订阅VIP章节 您的账户余额: 阅读币 | 充值 关闭
《天道炼心》 5 阅读币/千字
您的账户中余额不足,是否充值后再来支持作者?: 去充值>>
如果已完成充值: 请点此加载

本章价格: 阅读币 (折后)
还有 章可购买 约 阅读币(请注意:不含未发布章节)

《天道炼心》读者互动
  • 推荐投票

  • 打赏

这本书写的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投推荐票支持一下 您剩余推荐票 0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写的真棒,打赏支持一下。 可用打赏金额 阅读币(赠币不可用于打赏)
确认投票
温馨提示:每张推荐票可获得2积分。(投票/打赏以后,需要几分钟时间才能显示出来)

有伴小说网 登录免费注册

自动登录忘记密码

无需注册,即可登录